游戲

蘑菇街主播小甜心:粉絲是否真的買到物美價廉的商品很重要!-奉化新聞網

字號+作者:區塊鏈頭條 來源:區塊鏈頭條 2019-11-12 11:38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不到半小時,小甜心記錄了價位、款式和品牌方的要求,但要不要讓這個品牌出現在她的直播間,小甜心還需要回去慢慢思考,畢竟她的直播排期已經滿滿當當。他們在'...

原標題:蘑菇街主播小甜心:粉絲是否真的買到物美價廉的商品很重要!

“50萬現金紅包,iPhone11 10臺,華為手機50臺,空氣凈化器50臺,還有價值幾十萬的貂皮大衣、羽絨服……”今年雙十一,蘑菇街主播小甜心為直播間的粉絲們準備了價值近百萬的親密值福利獎品。“雙十一嘛,粉絲們能買的開心最重要!”甜心說。

雙十一前夕,記者跟隨甜心走進了她的直播生活。

中國杭州——經過前一天辛苦的工作,小甜心和她的丈夫周俊一早便開始走訪廠家。在某珠寶品牌的杭州基地,記者第一次見到了這位蘑菇街銷售榜長期霸占第一的千萬級主播。素顏、穿著休閑、樸素甚至有些疲憊,和屏幕前永遠光鮮亮麗、充滿激情,曾打破全網珠寶單場直播銷售記錄的主播相去甚遠。

這家珠寶品牌希望和小甜心做一次珠寶專場的直播,看中的便是此前小甜心單場銷售額破1600萬的紀錄,這場直播已經令她名聲大噪,許多廠家慕名而來尋求合作。即便如此,走訪廠商還是她和丈夫每日的工作,其目的是為了挑貨、定價、討論直播細節從而達成合作,這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

在與品牌的商討中,小甜心透露出一個直播“老手”該有的干練。面對廠家,她很直白地砍價、談論商品的質量和樣式,“1500元”直接秒殺至“300元”,“紅珊瑚造價并不高,我懂的”,小甜心氣定神閑地描述著。對于這位直播界的“大明星”,品牌甚至提出可以由小甜心定做款式來留住她,但她似乎更關心商品是否物美價廉并一直在強調:“粉絲是不是真的買到物美價廉的商品很重要。”,打出價格優勢是主播間競爭的關鍵。不到半小時,小甜心記錄了價位、款式和品牌方的要求,但要不要讓這個品牌出現在她的直播間,小甜心還需要回去慢慢思考,畢竟她的直播排期已經滿滿當當。

走訪完最后一個廠商后已是下午四時,兩人馬不停蹄地趕往位于杭州蕭山的小甜心服飾公司,在路上她還是不停接著電話、發著語音。小甜心在蘑菇街直播帶貨之前做過秀場直播,后來經由朋友介紹進入蘑菇街開啟了電商直播之路,最早是賣周俊自家工廠的鞋子。

早期電商直播就像是一個個服裝檔口,和秀場直播得到打賞不同,不賣吆喝,只做買賣,沒有爆紅一說,只有慢慢建立自己的消費群才有長期穩定的收入和提成。

小甜心和丈夫以及好友向榮三人從2016年8月開始打拼,因為她快人快語的風格、大眾的身形和挑款能力、與丈夫的完美配合讓她的直播間收獲了大批追隨者。他們在2017年4月便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乘勝追擊在2018年2月注冊了小甜心服飾公司,同年5月開發了自己的品牌韋小嬌,擁有了自己的廠房。目前直播間已累計擁有125萬粉絲和5億+的種草量,稱霸蘑菇街。

如今,她和許多電商主播一樣,工作不能停下來:“現在的競爭壓力那多大,如果停下來就會被別人趕超。”為此,小甜心曾患上抑郁癥。但她并不是唯一,為了爭奪流量,主播們放棄節假日,過著全年無休的生活。數據顯示,在與蘑菇街相比更大體量的淘寶上,粉絲超過百萬的主播超過1200人,他們年平均直播場次超過300場,單場直播平均時長接近8小時。蘑菇街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陳琪向記者介紹道:“為了防止主播‘賺錢’上癮,蘑菇街上線了防沉迷模式。”但與其說是“賺錢上癮”,不如說是“不得不賺錢”。

小甜心服飾公司的檢品車間

在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后,兩人終于抵達了公司。這里的第一層是檢品車間,堆滿了服裝和印有“韋小嬌”品牌標志的包裹,工人們井然有序地在打包和檢貨。小甜心說:“我們應該是蘑菇街第一家做全檢的廠家。”貨倉內十多個揀貨工人在對貨品進行發貨前的檢查,而全檢的意思就是工人會檢查服裝是否有質量問題,包括剪去服裝的線頭在內的全部檢查,“我不允許我的粉絲收到的衣服有線頭。”而大多商家只能做到檢查質量的半檢。經過檢查的服裝,再經包裝,最后送往消費者的家中。

2019年3月,小甜心打算把自己的親戚朋友包裝成主播,做自己的MCN,說到建立MCN的初衷,小甜心坦言:直播行業的競爭需要多品牌全方位鋪設,也希望自己早日可以退居幕后,做一個實實在在的老板娘。目前,小甜心手下有三個蘑菇街主播,四個直播賬號,有明確的分工,包括輕熟女裝、年輕女裝、童裝、美妝和家居。

小甜心的公司

剛裝修好的第二層辦公空間寬敞明亮,十來個客服人員在玻璃房辦公室里敲字工作。有裝修各異的直播間、貨品間、會客間和辦公室,公司的辦公環境優越,包括工廠員工在內,目前小甜心的工作人員達到了一百多人,其中也包括部分親戚員工。沒人想到一個主播背后會有這樣一個完整的供應鏈在支撐。在電商直播圈里,擁有自己工廠的主播并不多,這背后是巨大的人力成本、倉儲成本,需要主播具備穩定、可觀的訂單量來支撐。

小甜心快速的對貨、化妝、再吃一頓周俊母親親手做的晚餐之后,正式開始了每日7點30分的直播。在開播前,早有工作人員把今日直播需要的貨品掛在直播間,并明確庫存量以及調整燈光。一個小小的手機直播屏幕背后,有嚴格布好的燈光、監視器、相機、更衣間、無數的服裝貨品、四臺電腦、三位后臺輔助、兩位助理主播、以及與上午截然不同、光彩奪目的小甜心。

當天小甜心依舊是賣服裝,她坐在手機屏幕前,熱絡地招呼喊著“寶寶們”。小甜心首先要處理前一天的余貨,才進行當天全新的直播,這也是她的清理庫存的辦法之一。長期的直播生涯讓主播在向工廠下單前,就有了對相應款式的預判,大大控制了庫存。但庫存在所難免,一旦出現庫存,小甜心旗下其他主播會進行分銷,工廠也會按照協議幫助她回收部分滯銷款,如果還有剩余,她會作為粉絲福利回饋消費者。這一連串處理庫存的方式,讓許多零售發愁的大問題在她這里成了小問題。

小甜心的直播間

經過長期的訓練,小甜心可以在50秒內換一套衣服,熟練控制上架數量,讓貨品數量呈現在貨不應求的狀態,并引起搶購,再增加上架數量,而四臺電腦旁的助手組成一個數據分析團隊待命,實時解讀著直播間里產生的每一項數據,從而調整直播節奏、上款速度,優化商品組合。三位主播在直播間跑前跑后換衣服,助手高效與小甜心溝通,每天如此但忙而不亂。

深夜12點左右,小甜心下了直播開始復盤當日的庫存和銷售。經過幾個小時的整理,凌晨三點,她和丈夫驅車回遠離公司四十分鐘車程的家中。幾乎每一天,他們都在重復著相同勞累的工作。

在外人眼中“掙快錢”的直播工作成了小甜心三人的事業,并且越做越大,這與陳琪所提到的蘑菇街未來希望達成的目標一致,實現網絡時尚的完全工業化。從三個人到一百多人,小甜心并不是蘑菇街里唯一開發MCN和品牌的主播。陳琪表示歡迎一個主播向一個CEO轉化,為他們提供“法務、財務、人力資源等服務。”讓平臺、主播、供應商之間形成長期而健康的關系,這也為小甜心的事業增加了堅實基礎。

1.UU頭條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UU頭條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UU頭條",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砍柴網或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UU頭條編輯修改或補充。

3d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