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殘障少女被性侵兩次懷孕:當家庭沒有監護能力,誰來兜底?

字號+作者:澎湃新聞 來源:澎湃新聞 2019-11-19 14:04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女童保護”主要發起人、負責人孫雪梅向澎湃新聞表示,類似案件多熟人作案,且非常隱蔽,這給日常監護、防范帶來了困難,而考慮到小文父母的實際情況,更要重視'...

原標題:殘障少女被性侵兩次懷孕:當家庭沒有監護能力,誰來兜底?

被性侵、一年內兩度懷孕,廣東茂名信宜市12歲殘障少女小文(化名)的遭遇令人氣憤且痛心。目前,信宜警方已并案處理,擴大排查范圍,提取一些人員的DNA,和小文兩次流產的胚胎作DNA比對。

小文的家屬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第一次案發后,案子沒有偵破,社區、學校、婦聯等均未提供有效幫扶,不夠重視;第二次,家屬沒急著帶小文做人流,一度打算憑此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因擔心得不到及時、有效的幫助,家屬才主動向媒體求助。

事情被報道后,引起廣泛關注。11月16日上午,在當地婦聯的幫助下,小文在醫院完成了第二次人流。此時,小文的三姨邱雪(化名)說,“(她的)心里才稍微踏實了些”。

殘障少女因自身缺乏保護能力,容易成為性侵受害者。公益組織“女童保護”的統計數據顯示,遭遇性侵兒童多在12~14歲年齡段,多熟人作案,占比近七成。

“(小文)如果沒有有效監護,未來還可能被性侵。”“女童保護”主要發起人、負責人孫雪梅向澎湃新聞表示,類似案件多熟人作案,且非常隱蔽,這給日常監護、防范帶來了困難,而考慮到小文父母的實際情況,更要重視小文的日常監護,“當家庭沒有監護能力,誰來兜底,讓孩子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和安全保障?”

11月16日上午,小文完成了第二次流產手術,醫生將胚胎送給法醫。 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圖

家住城郊,有一定流動人口

小文和父母、哥哥均為殘障人士。小文的智力測試僅34分,屬于二級智力殘疾,存在認知障礙,生活自理能力差。她的父母均為三級智力殘疾,只具備基本的生活能力,聽不懂普通話,不會取錢、排隊拿號、填表等。因家庭特殊,小文一家生活困難,靠四個低保為生。

小文并非生活在偏僻、閉塞的村落。信宜在廣東西南部,戶籍人口近150萬人。小文家在信宜市區北郊的文昌社區,過去是一個村,當地居民仍習慣稱“文昌村”。

在文昌社區走訪,澎湃新聞發現,多數居民住上了數層高的樓房,一旁還有高層商品房項目在建。信宜市一位官方人士表示,這里在市區范圍內,且交通便利,因而發展勢頭還可以,土地也較為值錢。小文的家屬也透露,因土地被征收,小文一家獲得十余萬元的補償,這筆錢一直由社區代為保管。

信宜是廣東著名僑鄉,幾乎每個鎮都有一條“歸僑村”。公開報道顯示,文昌社區的僑胞僑屬比較多,上世紀90年代,很多歸僑回到村里建房,并形成了小區,他們的孩子也在文昌小學就讀。

因辦學條件差,學位緊張,文昌社區經商議后決定擴建小學,外出鄉賢慷概解囊共捐資3000多萬元,使該小學在校學生增加至2000多名,并升格成信宜市第十一小學。

小文的家距離信宜市第十一小學約1公里,案發前,小文在這里讀六年級。小文的家屬說,未發現小文懷孕前,小文自行上下學,沿著主路拐兩個路口就到。平時,小文會在附近玩,家人不清楚她跟哪些人玩、和哪些人接觸比較多。

澎湃新聞走訪發現,白天在文昌社區走動,所遇到的人不多,當地青壯年仍以外出打工為主,但社區內也住著一些流動人口,如租客、做小生意的個體戶。

上學路上,小文會途經多家小賣鋪。據家屬透露,小文說性侵過她的男子曾帶她去買零食吃。一位小賣鋪老板表示,她是外地人,今年剛過來開店,對小文沒有印象。

在社區內,小文一家沒有其他的直系親屬,一家四口相依為命,是弱勢、邊緣的家庭。小文的爺爺、奶奶已過世,唯一的姑姑早已外嫁。當地村民也都清楚小文家的情況,一位村民說,小文一家和外人接觸較少。

小文的家屬稱,事發后,他們也曾向附近住戶打聽,希望了解到更多消息,但多數人回避,稱“不清楚”,不愿意多聊。

家屬認為“重視不夠”,曾向外求助

小文的父母均存在智力殘疾,只具備最基本的生活能力。小文的三姨、小姨邱梅(化名)承認,小文的父母沒有盡到監護責任,但她們認為,小文第一次被發現懷孕后,學校、社區、婦聯、公安等都重視不夠,甚至有失職的地方。

今年3月中旬,發現小文已懷孕約9周,家屬向社區報告,并報警,隨后自費3000多元帶小文去醫院做了流產。之后,為防止再被侵害,小文沒有再上學,家人把小文“特殊保護”了起來,不讓她出門,若她一個人在家,房門會上鎖,但有一次她還是趁扔垃圾跑了出去。

家屬認為,向社區報告后,社區干部有責任向上匯報,并對其家庭重點照顧,但社區并無相應行動。文昌社區黨支部書記謝某某回應稱,當時,警方已介入調查,他也交待過小文的父母要看好孩子,認為就夠了,便沒有將此事上報。

文昌社區婦女主任雷某某表示,她從派出所得知此事,之后曾多次跟隨小文,并送她回家,“全村人都很關注她(小文)”。

事發前,小文就讀信宜市第十一小學六年級。家屬認為,學校不聞不問,有失責的地方,后向學校要說法,無果。信宜教育局督導室工作人員回應稱,正介入了解。

家屬表示,10月下旬,小文被查出再次懷孕超5周,家屬向街道辦婦聯、市婦聯求助,發現都有推諉、踢皮球的現象。對此,信宜市婦聯相關負責人回應稱,小文第一次被發現懷孕的情況,市婦聯此前不知情;第二次了解情況后,已及時介入。

家屬表示,第一次報案后,案子沒有偵破,小文還遭遇一名被指認性侵者的“上門報復”,最后事情也是不了了之。信宜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表示,當時,家屬確實有報警,民警上門調查。目前,該案件正在受理中。

家屬向澎湃新聞表示,因和官方溝通不力,擔心得不到有效、及時的幫助,家屬才主動向媒體求助,也沒及時帶小文去做人流。

針對家屬提出“前期不夠重視”的質疑,信宜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回應說,在和政府溝通時,家屬方面提出了涉及督促破案、辦理殘疾證、特殊學校安置、低保金發放時間、低保卡保管、土地糾紛、法律援助等七個方面的訴求。該事件比較特殊,小文是智障人士,所提一些零碎細節讓人存疑,這給案子的偵辦帶來了相當大的難度。而小文的二度懷孕,茂名和信宜兩級公安機關已成立專案組,作并案處理。目前,警方擴大了排查范圍,提取了一些人的DNA,將和小文兩次流產的胚胎做DNA比對。

據澎湃新聞了解,最近幾日,警方已多次聯系家屬了解情況;在市婦聯的幫助協調下,小文已辦理殘疾證,完成了第二次人流,同時市婦聯為小文爭取到了數千元的救助資金,并計劃安排小文就讀公辦的特殊教育學校;11月17日,市婦聯帶隊去小文家慰問,小文的老師也打來了慰問電話。

與此同時,廣東省婦聯、中國殘疾均發出聲明,呼吁加大偵查力度,盡快破案,并依法維護受害者的合法權益。

多熟人作案,建議加強監護

小文的遭遇得到了高度關注,但家屬仍有擔憂:案子破不了怎么辦?小文要是再被性侵怎么辦?

信宜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回應說,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此案,警方會全力偵辦。同時,政府會盡力幫扶,包括盡快安排小文就讀特殊教育學校等。

“女童保護”是一家致力于“保護兒童,遠離性侵害”的公益組織,會對中國每年被曝光的性侵兒童的案例進行統計。

據“女童保護”發布的報告,2013 年至 2017 年,每年全年媒體公開報道的 14 歲以下兒童被性侵的案例分別是 125 起、503 起、340 起、433 起、378 起。2018年,曝光性侵兒童(18歲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兒童逾750人。

報告顯示,遭遇性侵兒童多在12~14歲年齡段,從女童保護近幾年來發布的報告看,熟人作案比例一直居高,如2018年317起案例中,熟人作案210起,占比66.25%。

殘障少女因自身缺乏保護能力,容易成為性侵的受害者。

“女童保護”主要發起人、負責人孫雪梅告訴澎湃新聞,具體到小文案例,因小文的監護人父母存在智力殘疾,沒有能力對小文有足夠的保護,而根據現有信息,小文父母也未必符合被剝奪監護權的情形,這就形成了“死結”。今后如何保證小文不再被侵害,值得思考,“如果沒有有效監護,未來還可能被性侵”。

據《民法》總則第二十七條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經死亡或者沒有監護能力的,由下列有監護能力的人按順序擔任監護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其他愿意擔任監護人的個人或者組織,但是須經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或者民政部門同意。

孫雪梅表示,一方面,要盡快破案,抓到作案者,讓其受到相應的法律懲處;另一方面,要完善監護制度,當家庭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或無力有效監護時,要有機構兜底,給予未成年受助人基本生活保障和安全保障,包括但應該不限于民政部門指定代養家庭、福利院等。

1.UU頭條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UU頭條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UU頭條",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砍柴網或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UU頭條編輯修改或補充。

3d多彩网